正在阅读: 贵州一乡镇耗资1.5亿建集镇负债,被强制执行账户仅余54万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贵州一乡镇耗资1.5亿建集镇负债,被强制执行账户仅余54万元

              2011年,财政收入1192.92万元的贵州毕节迤那镇,启动了一项总耗资达1.5亿多元的新集镇建设项目,最终让镇政府和建设方深陷债务泥沼。

              迤那镇政府。供图

              记者 | 赵孟 实习记者 吴冰冰

              编辑 | 刘海川

              在追讨工程款过程中,贵州毕节商人锁兴彭在经历了法院两次强制执行又被撤销、签订支付协议和承诺书未履行后,他觉得自己已“陷入了绝境”。

              2011年,锁兴彭携7000余万元回到家乡贵州省威宁县迤那镇,与当地企业贵州淇铃交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淇铃公司”)合作承建威宁县迤那镇新集镇项目,前期资金由锁兴彭垫付。2016年,项目竣工并交付使用,但迤那镇政府拖欠的3000多万工程款却迟迟未支付。

              迤那镇位于贵州西北的乌蒙山区,曾是贫困乡镇。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全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933.4万元,财政收入1192.92万元。也就在当年,迤那镇启动了一项总投资达1.5亿多元的新集镇建设项目,最终让迤那镇政府和建设方深陷债务泥沼。

              如今十年已过,对于如何筹到资金支付拖欠的工程款,迤那镇政府仍无明确答案。

              贫困镇耗资1.5亿建新集镇

              贵州毕节一直是扶贫重点地区,位于该市乌蒙山区的威宁县迤那镇尤为特别。10年前,当地贫困人口占总人口超四分之一。2011年1月,贵州省主要领导赴迤那镇开展“四帮四促”活动,并把迤那镇作为帮扶点。

              锁兴彭称,当时迤那镇对外招商引资,鼓励民间资本回乡发展且给予优惠政策,锁兴彭在此背景下回乡。锁兴彭作为该项目负责人,其垫付资金,淇铃公司负责技术管理,合作完成了迤那“新集镇项目”第一期,后又陆续与迤那镇政府签订了共计11个该项目的合同。到2016年,该项目已全部竣工验收,交付迤那镇政府使用。

              淇铃公司建设完工的集镇  受访者供图

              相关材料显示,淇铃公司所承建的十一个工程总标的为1.5亿多元,迤那镇政府陆续以借支、扣划的方式支付款项1.1亿多,尚有三四千万工程款未支付。锁兴彭称,为了修建的该项目他大举借债,甚至欠下了高利贷,迤那镇支付的工程款尚不足以还完欠款。由于剩余工程款支持未支付,资金成本已让他不堪重负,“家里能卖的车、房我们全部卖了还账、给农民工支付工资?!?/p>

              锁兴彭称,这期间经历了迤那镇政府领导换届,镇政府以新领导了解情况、补办招投标手续等理由拒绝还款?!懊磕暾艺蛘斓?,说等他们跟县领导汇报,找县领导,又说他们已安排了镇政府领导,一推就是五六年?!?/p>

              无奈之下,2019年初,淇铃公司将迤那镇政府告至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过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复,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下称“威宁县人民法院”)审理。

              2020年1月13日,威宁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书,判令威宁县迤那镇人民政府给付原告淇铃公司工程款44509236.72元以及相应利息。相关材料显示,这一判决作出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随后,淇铃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2020年4月13日,威宁县人民法院冻结迤那镇政府名下威宁县信用合作联社账号内的存款。但次日,即4月14日,迤那镇政府就向威宁县人民法院呈交了一份“报告”,称其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内存款“涉及农村安全饮水、危房改造、民政等资金,会影响脱贫攻坚工作”,请求法院暂缓执行。4月15日,该账户内冻结被解除。

              让锁兴彭没想到的是,原本已过上诉时效的案件,在判决作出半年后出现变化。2020年8月12日,威宁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作出再审检察建议书,建议威宁县人民法院再审此案。

              2020年12月17日,威宁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再审判决,判令迤那镇政府应给付淇铃公司工程款35591236.71元,这比一审判决的金额少了近1000万。此外,法院还判令迤那镇政府向淇铃公司支付相应利息。锁兴彭称,截至目前利息500万元左右,迤那镇政府总计还应向其支付欠款4000余万元。

              但要拿回这笔钱并非不容易。

              强制执行两次被撤回

              锁兴彭告诉界面新闻,再审判决作出后,他多次带着判决书到迤那镇政府追讨欠款,但均无果。他称,新集镇建设完工后,迤那镇人民政府获得销售款已达1亿多元,本来完全有支付工程款的能力。但判决下达后,这些钱款被转走。

              2021年1月13日,锁兴彭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相关裁判文书显示,1月15日,威宁县人民法院向被执行人迤那政府送达执行通知书、缴款通知书、财产报告令。1月27日依法向被执行人送达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期限内被执行人仍未履行义务。

              2月2日,威宁县人民法院依法冻结迤那政府在贵州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迤那信用社开立的账户内余额35857739元,实际冻结账户余额541835.82元,并扣划上述账户内余额54万元至法院专用执行账户。

              就在法院划扣的当日,迤那政府向法院提出书面执行异议申请,认为法院冻结并扣划的上述账户内余额54万元系“救灾专用资金”,请求解除冻结措施并返还扣划的资金54万元。2月5日,法院撤销了前述执行裁定,对已划扣的54万元予以返还。

              锁兴彭说,连续两次强制行被撤销让他陷入“绝境”。根据迤那镇政府的提议,双方于2021年2月6日达成执行和解分期付款协议:由迤那镇政府按35754584元支付,其中2021年春节前支付500万元,剩余部分在2022年7月31日前分6期支付完,前5期每季度支付500万元,最后一期付清余款。

              不过,迤那镇政府并未按照该协议支付工程款,“支付了第一个季度后,第二季度支付了200万就再没有消息了?!?021年6月25日,迤那镇政府向锁兴彭出具《承诺书》,称“因该那镇人民政府财政资金紧张,未按时凑齐第二季度项目款、现迤那镇人民政府郑重承诺,坚决履行好协议内容,2021年7月3日前支付贵州淇铃交通建筑有限公司第二季度项目款?!钡颇钦蛘恼庖怀信挡⑽炊蚁?。

              迤那镇出具的承诺书。受访者供图

              时任迤那镇政府副镇长赵德超向界面新闻确认,该项目是施工方垫资修建,目前该镇确实拖欠淇铃公司工程款。他称,该项目属于迤那镇“自己搞的集镇开发”,并没有上级政府的拨款。赵德超说,迤那镇政府每年财政收入有几百万元,“只够镇上开支”,因财政困难,所以迟迟未能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对于年财政收入如此困难的镇政府开发标达1个多亿的项目是否合规,他称该项目“是发改局批的”。

              锁兴彭表示,因为该项目他将前半生全部积蓄垫付其中,目前他“尚欠银行贷款七八百万,亲戚和朋友的借款四五百万,另外拖欠材料款及民工资还有六七百万?!?/p>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1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中王资料大全枓大全特,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精,王中王马王中王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香港最准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