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以来农民工回流趋势明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以来农民工回流趋势明显

              疫情加速了跨省农民工的回流,2020年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比2019年减少568万人,降幅为3.6%。其中,在京津冀、江浙沪、珠三角等发达地区就业的农民工分别比上年减少132万、212万、195万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高佳

              编辑 | 翟瑞民

              “珠三角等地出现用工荒,返乡就业收入低,农民工为何仍大规?;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部副部长卓贤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杨修娜近日在署名文章中提出了这个疑问。

              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全球疫情推动制造业订单回流中国的背景下,中低端劳动力市场用工缺口明显。上述文章引述人社部数据称,我国劳动力市场用工缺口从2020年四季度的92.9万人上升到2021年一季度的105.5万人,历史上首次突破100万关口。

              卓贤和杨修娜在文章中提到,当前最紧缺的前100个职业多为农民工岗位,其中有42个属于生产制造岗位,比2019年同期多出6个。

              跨省农民工回流更值得关注。文中介绍,跨省农民工的绝对人数出现下降始于2015年,2015年-2019年下降了359万。疫情加速了跨省农民工的回流,2020年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比2019年减少568万人,降幅为3.6%。其中,在京津冀、江浙沪、珠三角等发达地区就业的农民工分别比上年减少132万、212万、195万人。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吴瑞君曾提出,早在2010年,我国人口迁移和城镇化空间格局发生转折性变化的重要时间节点已经到来。她在文章《中国人口迁移变化背景下农民工回流返乡就业研究》中提到,2010-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中跨省就业的比例由31.36%下降为27.91%(该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2015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

              2010年以来中国省际迁移和流动人口的增长变化,已反映出中国劳动力有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回流的现象。吴瑞君指出,“从反映常住地变化的省际迁移看,这种回流主要反映于东部向中、西部人口迁移增加,而从反映常住地与户口所在地分离状况的省际流动人口的变化看,这种回流则主要反映于中、西部向东部人口流动的减少?!?/span>

              传统农民工之外,新生代进城务工人员也有离开特大城市,回乡安居的趋势。知名艺评人陆蓉之近期担任整策师承办名为《阖家》的艺术展,展览围绕“家”的主题,作品多与返乡相关?!盎亓鞣迪缦窒蠛偷毕律罘绞皆嚼丛蕉嘣灿泻艽蠊叵?。年轻人变得更加务实,他们了解城市的机会与压力,也清楚返乡背后的现实可能存在的窘境,但是他们同时也越来越宁愿选择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人生?!甭饺刂嫠呓缑嫘挛?。

              曾针对媒体上常见的珠三角地区“民工荒”报道,更早在2005年,上海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刘铮就农民工回流的成因进行经济学分析。他称,回流”是农民工利益比较的理性选择。他认为,珠三角地区出现的民工荒” , 从反面验证了托达罗模型的合理性。按照美国发展经济学家托达罗人口流动模型,农民工向城市的流动 , 在城乡预期收益差距很大的前提下基本呈现正向流动状态。但在预期收益差距缩小的情况下, 这种流向则可能出现逆转。

              卓贤和杨修娜将农民工跨省回流趋势增强的原因归纳为,县域经济发展的“引力”和举家城镇化成本高昂的“推力”的共同作用?!笆芤咔橛跋?,2020年中国市辖区新注册市场主体比2019年减少4.7%,而县域地区(含建制镇和乡村)新注册市场主体比2019年多增13.2%,为回流农民工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彼窃谖闹兄赋?,“另一方面,虽然大多数城市放宽了农业转移人口的落户门槛,但农民工仍面临着住房、教育和养老等市民化的高成本,难以实现举家城镇化?!?/p>

              这一文章还提到,回流农民工的就业半径有扩大的新趋势,从“乡镇”延伸到“县域”。类似于大城市周边的卫星城,不少农村也出现了“睡村”和“两栖农民工”现象。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高更和曾在2020年对农民工回流后的务工区位进行研究,该项研究以河南省45个村为例,研究结果显示,农民工回流后务工区位选择主要以县城为主,其次为村庄,中心城区和集镇较少。

              高更和分析称,农民工回流后,虽然整体上解决了跨区域的长距离奔波问题,但仍在更小的空间尺度上继续存在务工和务家的平衡问题。省外务工者多数在中心城市务工,回流后他们多数仍选择省内的中心城市,在回流务工区位选择上,存在路径依赖现象。在一定程度上,随着务工者年龄的增长,村庄将成为其最终的归宿。

              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高更和提出,在村庄和集镇务工或创业的回流者似乎对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不饱和及劳动?;げ畹任侍饪悸遣欢??!芭┟窆ぶ曰亓?,经济因素只是其一,还要考虑务家因素,即农民工只要感觉在家乡附近能够取得一定的收入(可能比在外务工要少),就不再外出务工?!彼鄄斓?,“农民工会关注劳动?;の侍?,工作环境恶劣、污染严重、可能导致严重职业病的工作机会,他们或许不会考虑。但类似五险一金等劳动保障措施,他们不太关注。他们大多没有长远的规划?!?/p>

              卓贤和杨修娜认为,农民工持续回流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空间错配。从中长期来看,农民工回流和“机器换人”互相强化,劳动密集型岗位面临永久性下降。一旦家乡地区就业机会减少,重新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将面临原有就业岗位被机器永久性替代的局面。

              另一方面,农民工回流后,虽然跨区域流动带来的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等问题有所缓解,但由于地方城市的高房价等原因,多数农民工的城镇融入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高更和告诉界面新闻,“解决回流农民工在城镇的住房问题,稳定房价或适当降低房价,发展县域经济,大力提倡发展劳动密集型行业,提供更多就业岗位,鼓励回流农民工创业,制定相关的优惠政策和鼓励措施,改善当地的基础设施和经商环境,营造浓厚的农民工回乡创业氛围,同时,将县城作为农区发展和农区城镇化的重点对待,应是将来帮助农民工实现城镇融入的必要措施?!?/p>

              同时,回流儿童受返乡影响而产生的学业及心理问题也值得关注。长期关注回流儿童教育的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讲座教授韩嘉玲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学校方面,除做好回流儿童的接收工作外,可通过整编针对性教材等方法,帮助回流儿童顺利实现学业衔接;父母则应当做好与子女间的沟通,帮助他们理解家庭返乡的原因?!?/p>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中王资料大全枓大全特,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精,王中王马王中王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香港最准的资料